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学术动态 » 欧美动态 » 正文

文扬:“西方化”绝非“美国化”

发布时间: 2015-05-19 10:05:07   作者:作者: 文扬 来源: 新西兰联合报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文扬:“西方化”绝非“美国化”

 

       问题这样看就清楚了。理论上的一个公式:民主共和=富强之路;现实中的一个实例: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两者合起来被做成了一个政治商品套装。这个政治商品的总生产商当然是美国,从19世纪末它就开始向全世界出售,不仅厂家直销,还通过各国本土的美国派进行分销,以各国政府为对象进行强买强卖。

       如果乖乖买了就算了,如果不买,那就与你这个反民主的专制政府没完,一次革命不够就再次革命,革命复革命,直到全盘美国化

        回看中国近代史,18946月孙中山上书李鸿章建言改革未果,同年11月回到檀香山决定发动革命推翻满清,建立一个美国模式的共和国。从那时起,中国就开始落入了你看人家美国!这个陷阱,从此以后,就是漫长且激烈的革命复革命原地转圈,没过多久,骎骎乎将与欧洲并驾,就变成了晕晕乎将与非洲看齐

       本书作者正是从这个角度展开了对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分析。当年急于学习登山的中国,选择了直接学习美国,而没有像日本那样,选择学习英国和德国,于是走上了一条与日本完全不同的现代化道路。

       当日本在二战之后又转变为学习美国时,中国却因为早期的学习失败,转向了学习苏俄,两国的发展道路再次相左。改革开放后,中国再一次转为学习美国,但十年后的政治风波,几乎让中国早期的失败历史重演,美国政治商品死灰复燃:民主共和=富强之路你看人家美国!

       这一次,中国通过一个惨烈方式,将美国化的诱惑连同那只死死抓住这个政治商品不放的手臂一起割掉了。壮士断臂,鲜血四溅,举世大惊。

       当年因为轻信了民主共和=富强之路,因为误读了你看人家美国20世纪的中国,走了一条一步错步步错的苦难之路、曲折之路。如果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那就不再是在所难免,而是无可救药;那就不再是失误,而是愚蠢。

       纠正错误,恢复明智,只要把民主共和富强之路两者之间的等号去掉,甚至不妨把眼睛从美国化这个特例上移开,回归更为真实的世界现实,很容易就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了。

       历史事实一目了然:几乎所有的西方强国,在其转入现代化进程之初,都是中央集权国家。在英国和法国,其现代国家成形,是在大国王专制时期;在后起的俄国和德国,也是君主专制制度;而在日本,是从封建幕府制度重新恢复天皇制中央集权后,再开始走上现代化道路。

       排除掉美国这个特例,即可得出这一结论:中央集权制度,在一个国家转入现代化进程的初期阶段,是最为可靠的政治制度保障。而这样一个中央集权现代化起步之路,才是真正的西方化道路。

       无论听起来多么不革命,多么不民主,但事实就是这样,西方化道路的历史经验就是:第一,现代化进程初期,若正逢一个伟大的君主,就继续其统治;第二,若君主没有能力领导现代化,就实行虚君制,由铁腕人物组阁,维持中央集权制度;第三,如果已经分裂为封建割据,就应当恢复君主权力,重建中央集权;第四,如果已经推翻了君主制,实行了共和制,就应当在共和制基础上再重建中央集权。

       为什么中央集权对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转型不可或缺?道理也不复杂。想象一下,一个正在平地上独自悠闲散步的人,突然卷入了一场很多人参加的登山赛,赛事的成败不只事关荣誉,而且事关每个参赛者的生死,这个转变过程有多剧烈?散步时可以心不在焉,也可以信步而走,走快走慢、朝东朝西,都无所谓,但一场事关生死的登山赛,需要的是什么?

       身体必须保持紧张,大脑必须保持清醒,四肢必须保持协调,不仅要奋力前行,还要寻找登山之路,更要与前后左右的竞赛者搏斗,此时的这个人,难道不需要让自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一样吗?难道他还可以像散步一样吗?还可以漫不经心、懒懒散散、手上托着鸟笼子、脚下迈着四方步,像闲人一样随便乱走吗?

       这是一个形象的说明,若从理论上讲,这个道理也可以作如此解释:现代民族国家从君权国家转化发展而来,这种转化,在本质上,就是绝对制神圣政体的解体和人民主权政体的诞生,国家主权的神学基础被领土和人民这个新的基础所代替。

       就国家本身而言,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剧变,没有任何可靠的机制保障这个剧变的完成和转型的成功。换句话说,对国家的认同和国家的统一完整,在君权国家是已解决的问题,而在人民主权国家中,则是未解决的问题,可能成功也可能不成功。

       中央集权在这个转型过程中之所以如此重要,就在于中央集权正是新的国家认同最重要的体现,更是新的国家保持统一完整的体现,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无论以哪一种形式保持住了中央集权,都是现代国家建国的成功。

       一个国家,特别是一个大国,在转入现代化道路后需要保持强大的中央集权,从形象上讲,就像一个登山者需要让自己保持战士的状态一样,从理论上讲,就是从君权国家向民族国家的成功过渡,必须要如此,非如此就是自取灭亡。

       在所有的制度选择中,贸然效仿美国的民主共和制,将君主制中央集权视为民主共和的敌人推翻打倒,靠人民革命和宪政民主建国并推动现代化,是一条最为危险、最没有保障、几乎注定会艰难曲折的现代化道路。这个选择,就像是一个人在事关生死的登山赛上,跌入了陷阱、误入了迷途一样。
中国这头睡狮并不是一直没醒,而是惊醒之后跌入了陷阱、误入了迷途。
Tags: 本文暂无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