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学术动态 » 伊斯兰国家动态 » 正文

世界穆斯林学者联盟致西方世界的一份公开信

发布时间: 2015-05-19 02:08:45   作者:来源:穆学联官网 翻译:王晋贤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世界穆斯林学者联盟致西方世界的一份公开信

世界穆斯林学者联盟秘书长,写给西方世界,西方民众、思想家、领袖的一封公开信

在问候和感谢之后:
首先我想说明几点:
      第一,你们都看到了,针对查理周刊的袭击,以及发生在其他任何地方,任何宗教场,针对那些无辜市民的所有罪恶袭击事件,不管袭击者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以世界穆学联,以及其他学者联盟、协会为代表的大部分穆斯林学者表示了严厉的谴责。
      这样的罪行是任何天启教义所不容的,特别是伊斯兰,在伊斯兰看来杀害一个无辜者,等于杀害全人类,真主说:“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筵席章32)而且伊斯兰规定杀害一名无辜者,在真主那里,要比摧毁尊贵的天房更严重,这方面的经训比比皆是。
      第二,崇尚自由不是西方世界的特产,它是真主赋予人类的天性,伊斯兰重视自由,禁止以任何理由限制自由,即便以宗教的理由也罢,清高伟大的真主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黄牛章256);真主说:“谁愿信道就让他信吧,谁不愿信道,就让他不信吧。”(山洞章29),事实上当使者(真主赐福他)在管理麦地那时,颁布了麦地那条约,给所有生活在那里的人保证了这份自由。麦地那条约有将近50条,其中的27条说的是,包括犹太人、多神教徒在内,所有生活在麦地那的市民的权益;甚至古兰经把允许和阿拉伯多神教徒作战的原因归纳为:反抗压迫,寻求公道,为所有崇拜和修行的场所落实自由,真主说:“被进攻者,已获得反抗的许可,因为他们是受压迫的。安拉对于援助他们,确是全能的。他们被无理地逐出故乡,只因他们常说:‘我们的主是安拉’。要不是安拉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其中常有人纪念安拉之名的建筑物-必定被人破坏了。凡扶助安拉大道者,安拉必定扶助他;安拉确是至强的,确是万能的。”(朝觐章39,40),所以以言论自由为借口,攻击伟大的使者(真主赐福他),为怜悯世人而被派遣的使者,或者公开以漫画、电影等形式,对他作出连常人都无法接受的侮辱,是不合法的,也是不明智的。
      第三:部分报社和媒体继续增印和刊发关于使者(真主赐福他)的侮辱性漫画和电影,继续攻击伊斯兰,攻击穆斯林的做法很鲁莽,不符合逻辑,更不理智;那是因为,如果我们一致认为,那些极端分子(他们只是少数人)不能代表伊斯兰,不能代表穆斯林,甚至他们所杀害的穆斯林要比非穆斯林更多;那么,对于另一伙极端分子,他们的行为,不仅侵犯穆斯林,甚至侵犯怜悯世人的使者,有将近20亿人民信仰他,爱戴他,他们随时准备好为他的道路而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行为既不合理,也不公正,更不符合正常的理智,对于这些极端分子,我们该怎样回答呢?
      另外,这些鲁莽的行为会从几个方面帮助那些极端分子:
       1- 似乎他们代表伊斯兰,代表伊斯兰的使者穆罕默德(真主赐福他)。
       2- 这会给他们以口实,说西方,或者非穆斯林是敌对伊斯兰的,是敌对伊斯兰使者的,敌对穆斯林的。
       3- 这会助长极端和恐怖思想,会造成严重的敌视、仇恨和不信任情绪。
       4- 这会使那些公正的改善者的努力和付出付诸东流,因为大众可能会不信任他们了,他们只会相信那些利用这些侮辱事件宣扬极端思想的恐怖分子。
第四:这些极端和恐怖思想的出现有许多原因,最主要的有两点,毫无疑问其中有西方国家和政权的因素:
       第一个原因:自殖民时期以来,大多数伊斯兰国家所遭受的独裁和专政,以及对自由的压制;即使如此,西方国家和政府与这些独裁政府站到一起,无视自己所信仰的自由和民主等价值观念。
       假设我们这些国家内人们能享受到自由,那么这些极端思想会被公开的讨论,继而销声匿迹,或者至少会减弱,可是这些思想起源于监狱,因为第一个极端组织(TakfirWal-Hijra),就组建于埃及监狱。
       然后当阿拉伯民族在突尼斯、埃及、也门、利比亚、叙利亚,冒着生命危险,开始了追求自由、反对独裁与专政、反对压迫、反贫穷、反愚昧、反落后的和平游行时,在整个世界的观察和见证下,这些反抗和游行,在那些来自西方的军事援助下,被那些符合西方政治利益的政治家们驱散和压制;原本伊斯兰世界还期待着,西方世界-民主和自由价值的捍卫者-,会为了这些价值观念而施以援手,使其合法化,与它并肩站立;就像对待那些非伊斯兰世界中,被军事政变的国家那样,在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压力下,被迫组建合法政府。
       像我们看到的,基地组织是在“伊斯兰拯救阵线”获得胜利的民主进程遭到军事镇压之后出现的,我敢肯定,假如伊斯兰世界的民主努力能获得成功的话,基地组织绝没有生存余地。
       我们也听到,极端分子们多次粗暴地攻击和批判,那些相信对话,相信自由,相信投票箱的,中正伊斯兰人士,说他们近七十年来没有任何成果。
       当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的革命成功时,那些极端分子就消失匿迹了,但是当阿拉伯之春失败时,“基地”“ISIS”又强劲地走上了前台。
       比如,在叙利亚,直到革命后好长时间,那里没有什么“ISIS”,也没有“基地”,但是当阿萨德政府滥杀无辜,并且向自己的国民使用包括毒气等化学武器在内的,所有非法手段,再加上西方国家的集体沉默之后,“ISIS”的实力得到了加强。
       同样,伊拉克根本没有什么恐怖分子,一直到被美国占领之后,才出现了“基地”,然后其势力被逊尼部落力量的打击而削弱了,甚至一度被赶出了安巴尔。
       但是在受美国支持的马利基政府,边缘化政策的影响下,“ISIS”强势地返回,并迅速占领了从摩苏尔到安巴尔的大部分逊尼派阿拉伯地区。所以说,西方的政策对这些极端组织的出现有负作用。
       第二个原因:巴勒斯坦问题,所有的国际法律法规和常规认为,这是一个正义的事业,是被占领土事件,而犹太复国主义,在被占领土上推行的政策,像建设犹太人定居点、设置隔离墙、隔离带、侵犯阿克萨清真寺、在加沙所犯的反人性,反人类罪行等,都是违背国际法律法规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国的一票否决权、西方的沉默、不向以色列政府施压的结果。
所以在巴勒斯坦,在尊贵的圣城受到犹太占领军的蹂躏,家园被毁坏,无辜百姓受到残害,伊斯兰和基督教的圣地受到侵犯的同时,世界是不会获得安宁和和谐的。
       第五: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世界已经成为了同一个地球村,是荣辱与共的。所以,东方和西方的思想家、领导人和所有有识之士,大家必须共同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做思考,这只能在通过为落实政治、社会、经济所有领域全面发展,得到完全公正,而运用所有手段的努力下获得成功。只能通过,为达成和平共处的行为原则,而在西方思想家学者,与伊斯兰思想家学者之间进行的对话,学术研讨和会议而落实。然后,把这些原则提交给东西方的政治领袖们,让他们去落实和平共处的主要诉求。清高伟大的真主明确规定,大地的财富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允许某个民族,或者某个族群独断专横,真主说:“他为众生而将大地放下。”(至仁主章10)。
       最后,事实已经证明,安全和政治会议、解决方案等都没有用,而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诚恳透明、平心静气、目的明确的对话,然后踏踏实实的付诸行动;因为对话的重要性,伊斯兰要求穆斯林以最好的方式与人对话,清高伟大的真主说:“你应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蜜蜂章125),而且古兰经要求尊贵的使者(真主赐福他),用优美的、让人喜悦的方式,与寻求真理的人对话,而不是将意见不同者打为嫌疑人。伟大的真主说:“我们或你们,是在正道上的、或是在显著的迷误中的。”(赛伯邑章24),因为他要求对方进行对话,以获得对方可能持有的真理,甚至古兰经一再要求对方对话,真主说:“对于我们所犯的罪,你们不受审问;对于你们所做的事,我们也不受审问。”(赛伯邑章25),他以犯罪的可能性描述自己,以便让对方更容易地加入到对话中。
       所以我们需要进行对话,而不是制定条件,也不是给某一方施加犯罪嫌疑,这种对话只是为了让所有人能公平、公正、和平地共处。
       在我信的结尾,我向你们发出__超然的真主向世人发出的呼吁,他说:“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仪姆兰的家属章64),这个信条的目的就是呼吁所有的人,让他们得到灵魂和道德的提升,让他们超越怨恨、以及所有伤害别人的障碍;我们呼吁你们寻求一个共同认可的信条,那就是所有宗教认可的,人类天性的原则,和高贵的价值观念。“我只愿尽我所能从事改革,我的成功全凭安拉的援助,我只信赖他,我只归依他”(呼徳章88)。
       唯有真主才是可受求援的!
世界穆学联秘书长阿力·穆合赢丁-格勒达给博士